跳到主要内容
细味人情

八旬伯伯喜获安置设备完善小天地

年近八十岁的黎伯,坐在刚迁入一个月的新单位中,惬意地道:「呢度梗系好啦,空气又够,又光猛,又有自己厕所,样样都好。」

黎伯忆述二十多年前他在永乐街做卖鸡鹅饭的熟食生意,日做十多小时,但收入仅够糊口,当时他能负担得起的中西区单位并不多,单身的他为了方便上班,便与两名同是单身的男子蜗居于邻街木屋的分租单位中。「当时我同另外两个人喺机利文新街嗰度分租个骑楼,三个人住喺个木屋度啰,冇电梯架,日日行三层楼,嗰时仲后生就得啫,而家叫我行梗系行唔到啦。」黎伯表示由于楼房用木建成,日子久了,木也开始烂掉,想找业主处理,但却徒然。「个业主都唔知去咗边,成日都揾唔到。」

一九九三年,前土地发展公司要收回黎伯居住的地方重建,单身的黎伯当时被安置到西环顺成大厦的宿舍单位,在同一单位内有不同的住户居住,大家要共享厕所、厨房。市建局成立后,接管市区更新的事务,当中包括为受重建项目影响的居民编配安置单位、处理已被编配安置单位的租户的住屋事宜,以及管理安置大厦等。黎伯所居住的顺成大厦属市建局物业,用以安置受重建影响的住户。

去年黎伯的租约快将到期,负责管理顺成大厦安置事务的收购及迁置高级主任陈恭颕(Colline)跟黎伯安排续约时,审视了黎伯的家居状况及了解他的需要后,主动建议为黎伯调迁。「黎伯喺嗰个安置单位都住咗一段长时间,有啲地方系时候需要修葺一吓,但一边住一边装修,对老人家嘅起居饮食都唔方便,同埋黎伯年纪大,如果有一个独立厕所俾佢用会方便啲,所以我哋就谂不如安排另一个有独立厕所嘅单位俾黎伯住啦。」

黎伯很喜欢现时所住的大厦,「我住咗喺度几廿年,朝朝去惯街口个檔仔食碗粥,十几蚊,平平地,简简单单咪几好。」市建团队明白长者都喜欢住在自己熟悉的社区,考虑到黎伯已在同一大厦住了二十多年,对周围环境已熟识,闲时又有一班老街坊跟他到大厦四楼的休息室或楼下街巷「打牙骹」,所以为黎伯寻觅新居时,团队都希望可以在同一大厦内找到合适的单位。

团队最后安排到一个位于同一大厦兼有独立厕所的单位,立即把好消息告诉黎伯,并带他「睇楼」,黎伯觉得单位合眼缘,不但光线充足、空气流通,更有独立厕所,同意实时搬到新单位居住。黎伯又赞扬市建局同事除了花时间为他寻找合适的单位,还在整个搬迁过程中无条件提供协助,「我年纪大,搬唔到重嘢,陈小姐成班同事帮我搬啰,又帮我洗干净啲嘢同摆好啲嘢。」令黎伯最感动的,就是搬入新单位,市建局为他添置了新的床褥,「呢张床褥系佢哋俾我架,好舒服。」黎伯二十多年前搬进安置大厦的宿舍单位时,宿舍内提供了一张床褥给他,他就一直用到现在。Colline看见那张床褥已经很残旧,遂向部门反映,与其把旧床褥搬到新单位,不如为黎伯更换一张新的,让老人家睡得好一点,申请很快获得批准,而黎伯亦对新床褥珍而重之,一直不舍得拆走包裹床褥的胶套,生怕会把新净的床褥弄脏,笑言:「等夏天先拆胶套啦!」

在市建局已收购物业内居住的住宅租客,若因各种原因未能入住市场上的私楼或获公屋安置,却又急需找地方居住,倘能符合市建局现行资格准则,可获安置于由市建局提供的安置单位。除了协助受影响居民解决住屋问题,改善生活环境外,即使已迁入安置单位,市建团队也会不时留意他们的需要,尽力协助他们解决生活所需。当中顺成大厦,更因为有不少独居长者在居住,市建局还特别安排一名管家,除了管理大厦日常运作外,亦会每天探访大厦内的长者住户,嘘寒问暖,有需要时还会联络社工,协助跟进,让这些在市建局安置大厦的独居长者住户得到关怀和照顾。